维兹兹

墙头多,海总本命男神。神奇动物Thesewt/Callum Turner/Eddie Redmayne

终于空下来开始写骨科活动的文了!希望能高水准完成吧………(突然心虚………

[Aladdin][贾拉]Dirty Monkey(08/完结篇)(沙雕甜饼)

❤️前情回顾❤️

(01)    (02)    (03)    (04)    (05)   (06)    (07)

——————


点击收获宰相与小钻石的大炖肉

password:K4jp4v


——————

这篇终于全部完结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写完完结篇我感觉自己离升天不远了!

[FB][Thesewt]纽特的选择(沙雕修罗场/pwp一发完)

分级:E

原作:神奇动物

配对:Theseus/Newt

(因为是修罗场,带了一丢丢gramander)

这篇作为外链测试,所以不打cp tag了…

在危险的边缘试探

Password:aladdin

[Aladdin][贾拉]Dirty Monkey(07)(沙雕甜饼)

❤️前情回顾❤️

(01)    (02)    (03)    (04)    (05)   (06)

———

  “你以为装睡这一招对我有用?”贾方冷笑了一下,低沉的嗓音包含着炙热的呼吸钻入阿拉丁的耳内,“或者你可以试试能在我面前装多久?”

  听完对方的话,阿拉丁简直要得意地笑出声了,装睡谁不会?他自认为可以装得足够久,久到太阳代替现在的月亮悬挂在空中。...

[Aladdin][贾拉]Dirty Monkey(06)(沙雕甜饼)

❤️前情回顾❤️

(01)    (02)    (03)    (04)    (05)

———

  阿格拉巴的宰相为了能登上权力的顶端做了很多坏事,杀了很多人,但这些在他看来都是必要的牺牲,也并不会让他产生所谓的负罪感。当一个人一心想要完成某个目标时,周围的环境与人就都无法撼动他内心一分一毫。


  也许早几年,在贾方还是个楞头小子时会因为这样那样的事做噩梦,可自从他成为了万人之上、...

[Aladdin][贾拉]Dirty Monkey(05)(沙雕甜饼)

❤️前情回顾❤️

(01)   (02)   (03)   (04)


⚠️注意⚠️:贾方是攻!不要被我的描写给迷惑了!

———

  不知不觉中,一轮新月顺着海平面慢慢上升,悬挂在整个阿格拉巴的上空,冷冽的月光照射进贾方的房间,透过星象仪在地上映出一个好看的图案。

  阿拉丁一左一右拿着两个花色不同的软垫盖在脸上,企图掩饰被贾方“喂药“完毕才反应过来并开始发烫的脸颊。

  他从未和别人亲过嘴,别说是男人,连女孩子的嘴都没有碰过一下。在港口和集市他要时刻保持警惕,...

[Aladdin][贾拉]Dirty Monkey(04)(沙雕甜饼)

前情回顾:

(01)    (02)    (03)

———

  在经过贾方的“闭嘴”三连怒吼后,很会审时度势的阿拉丁终于变得乖巧了一些。贾方之所以能够成为苏丹最信任的大臣是有其原因的,除了能说会道,有些手段让人不得不服。比如他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就让阿拉丁意识到如果不老实,他就会下手很重,别说一层皮了,三层皮都能给你搓下来;如果老实了,还能享受地哼哼出声。

  整个过程其实不长,毕竟贾方没有太多的时间耗在一个小偷身上,但在阿拉丁心里,他仿佛已经度过了阿格拉巴的一整个春夏秋冬。...

我在想,要是贾方能和格林德沃一样那么具有说服力的话,大概早当上苏丹了……说不定阿拉丁还会帮着他……(一大早的暴言…

[Aladdin/贾拉]Dirty Monkey(03)(沙雕甜饼)

前情回顾:

(01)    (02)

真的被我越写越沙雕,我笔下的阿拉丁简直像个钢铁直男(bushi

应该还有两章就能完结了吧。

———


  魔杖的压迫感让阿拉丁觉得喘不过气来,他被逼的不得不一步步往后退。“贾方大人。”阿拉丁举起双手以示投降,边走边不时往后看以防自己撞坏什么宝贵的东西,“你要是觉得我脏大可直接把我扔出去,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哦!”好吧,他还是撞翻了摆放在浴池入口处的那个装饰花瓶,如果是平时他一定能伸手接住,但现在阿拉丁只不过是个反应迟钝的病人,等他伸出双手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尴尬的维持着接花瓶的...

[Aladdin/贾拉]Dirty Monkey(02)(沙雕甜饼)

我发现可能上中下三篇写不完,所以暂时按数字分章吧。

然后被我越写越沙雕哈哈哈哈……希望大家能喜欢!


前情回顾:

(01)

———

  当阿拉丁醒来时发现自己并没有躺在集市的街道上或是关小偷的地牢里,映入他眼帘的一半是暗红的地毯,一半是横过来的桌角和一双穿着黑色靴子不时来回走动的脚。高烧使他连抬头正着看救他那人的模样都做不到,使劲浑身力气也只能勉强把视线抬高15度。


  “哈……”阿拉丁虚弱地喘了口气,又躺回地面。他现在只希望有个人能帮他脱掉身上的马甲,迅速升高的体温让他觉得多穿一件衣服都是煎熬。


  他的喘息声轻到只有身上的跳蚤才能听到...

1 / 14

© 维兹兹 | Powered by LOFTER